投稿邮箱:ggcgtv@126.com
注册  |  登录
首页
资讯
视频
观点
数据
政策
专题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 科技支撑 创新驱动

科技支撑 创新驱动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 2017-12-30 00:14:35   浏览:276次  字号: [大] [中] [小]

中国公共资源交易跨区域合作联盟秘书长、公采视讯传媒CEO胡志敏



漫画——招标采购制度悖论


中国目前的招标采购制度就像一块蛋糕,招标人说:“这个项目是我的,我的地盘肯定是我做主”,所以招标人在招标采购领域比较强势;专家说:“项目是我评的,项目的结果是我说了算”,专家在项目里面也有操作的空间;供应商说:“不管什么项目,最后都是我来投标,所以我有绝对的决定权”,结果6个投标人里面有5个可能都是供应商的关联企业,就存在了围标的可能;代理机构说:“舞台是我搭建的,游戏规则是我制定的,招标文件也是我定的”,招标代理机构也有空间。


由此发现中国招标采购里面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这几个主体在整个项目的采购里面都具有操作的权利和空间,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当这个标最终出现问题的时候,这四个主体也有足够的理由来推卸责任。招标人说:“这是专家组评出来的,我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供应商说:“我根据招标文件投的标,你怎么能证明这六个供应商里有5个是我的关联企业呢?”;招标代理机构说:“我只是设定了游戏规则,是专家来评审的结果”;专家也很委屈,专家说:“只半天的时间,给我500块钱的车马费,我凭什么要为一个亿的项目来担负这个责任呢?”。


国家为什么要对公共资源交易进行改革,为什么要让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项目统一进场交易,统一监管,是因为中国的招标制度体系本身存在顶层设计上的问题。国外实行的是采购官制度,采购人可以决定项目的去留,但采购人得为他的采购行为负一辈子的责任。中国的招标采购制度叫代理人制度,中国人不太相信自己人,委托一个社会第三方来操作项目,同时对第三方也不放心,又找了一个与第三方没有关系的评标专家评这个项目,看起来程序上没有漏洞,而实际上大家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这里面谁都可以操作项目,但是谁都可以不为项目责任来买单。如果公共资源交易改革不上升到国家治理的层面,也许这个改革不一定能够取得成功。因为现在公共资源交易改革缺乏顶层设计,没有立法,这是比较困扰大家的一个关键问题。


现在的公共资源交易改革中许多创新都受限于《采购法》和《招标法》,比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整合,把政府采购中心并入交易中心之后,就会遇到法人地位和法人代理权的问题。再比如把项目通过摇号的方式来确定招标代理机构的选择权时,却和《招标法》里面第12条“不能剥夺招标人的代理机构权利”相冲突,所以只有我们站在较高的层面来看待公共资源交易改革的方向,现在遇到的局限性的一些问题便可豁然开朗。


公共资源交易改革的进展可以用一组数据、两个节点、三种机构、四种模式来解读。


一组数据


到目前为止,全国各省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由之前的4000多个整合降低到1400多个,总体降低了85%,平台整合效果初见成效,区域一体化机制逐渐形成。当然也可以参考另一个数据,就是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的GDP规模达到35万亿左右,占了国家GDP的50%,这个市场是非常庞大的。


两个节点


根据国办63号文,提出了两个目标,在去年的7月1日之前要完成物理平台的整合,在今年7月1日之前要完成信息化的互联互通。实际情况是互联互通的目标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物理的整合基本上达到了国家要求的目标,公共资源交易改革基本上形成了一委一办一中心的格局,实现了操作、实施、监管三分离的体制。


公共资源交易改革最典型的有四种模式:合肥模式、广州模式、滨州模式、龙岩模式


合肥模式


合肥最大的创新是由行业监管转换为综合监管,也就是在监管权的设计上进行了巨大的创新,由传统的行业龙头管理,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九龙治水的状态,由一个部门来进行统一的执法,统一受理,行政的效率大大提高。


广州模式


广州的创新机制是体制灵活机制创新,着力构建了“组织领导、考核激励、自主创新”三大机制。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属于公益三类的事业单位,所以在机构活力以及职工工作的动力上,要比传统的公益一类的机构先进很多。


滨州模式


滨州是我们国家公共资源交易公益一类事业单位的典型代表,当然也经过了几个阶段的发展,滨州所打造的“四零”的优质扶贫是值得全国同行借鉴的:投标准入零门槛、招标文件零收费、投标过程零成本、竞买土地零佣金投诉。这种“四零”模式也符合现代国家放管服的改革方向。


龙岩模式


跟其它模式不同,龙岩是纯企业化运作的一种机制,但是通过企业化、市场化的手段,可以解决平台搭建的问题;通过政府、企业和银行PPP的合作模式,解决公共资源交易信息化资金投入的问题。这比较符合市场化的发展方向,因为在以往的交流经验中发现有一个大的问题,全国各地公共资源交易改革的信息化资金投入方面严重的不足,以前可以适当的收敛费用,所以跟财政伸手要钱比较容易,但是现在发现一点费用也不能收,变成纯服务平台,就不怎么受待见了,这对大家都是一个很大的困扰。


公共资源交易改革的体制机制创新,工具创新和其它创新,主要体现在是监管模式创新、平台定位创新,包括电子商城、信用指数、中介超市以及中小企业融资平台,也有很多机构设立市民开放日、媒体开放日、建立廉政基地以及引入社会监督员机制和后期的回访机制,这些都从体制机制和科技创新层面为公共资源交易改革带来了新的生命力。


公共资源交易改革的难点到底是什么,总结出来有4点:第一,缺乏顶层设计;第二,行业归属感比较弱;第三,政出多门,自说自话,;第四,中介不中、专家不专。


即使在顶层设计缺位的情况下,作为执行机构,应该如何作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向考虑:


第一,强化场内管理,如果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连场地管理这个阵地都失守,在制度改革方面的进步就会举步维艰。


第二,强化公管办的职能,强化行业监督的职能,以及强化社会监督的职能。


公共资源交易改革有十大问题还亟待解决:


1. 社会招标代理机构入场交易环节的管理

2. 事后履约验收落实

3. 供应商无效、恶意质疑投诉缺乏有效的追究办法

4. 质疑投诉等行业主管部门不作为

5. 交易档案的存储管理

6. 交易主体监管体系没能做到国家、省级、市县对接

7. 信息化投入的资金保障

8. 标准统一、远程异地评标的实现

9. 评标专家缺乏有效的管理,评标专家不规范问题

10.PPP项目采购经验缺乏、专家型工作人员不足


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信息办法,明确要求要和中国招投标服务平台对接,但是现在很多地方并没有实现这样的职能,所以,这种互联互通的实现也是大家应该思考和关注的焦点。公共资源交易改革到现在,很多交易机构机构都是由纪委或者其它非专业机构汇总到一起的部门,怎么提升平台本身的专业性也是我们需要去重点关注的方向。


 

相关链接

 
最低价中标,谁之过? 
常德交易中心开展新任科级干部任前廉洁谈话 
安徽池州打造“互联网+”交易平台 
湖北长阳召开一季度交易管委会联席会议 
四川广安去年公共资源交易额近300亿元 
国际关系学院领导到广东省交易中心考察调研 
湖北十堰公管局全力以赴服务重大项目建设 
福州建立健全政府采购信用体系 
网站首页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公采视讯传媒 @ 版权所有
爆料或投稿请发邮件  信箱:ggcgtv@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 怀自杰 律师

                    北京天如律师事务所  王硕  律师

京ICP备 13010682号-2